<menu id="8voan"></menu>

          名校名師
          當前位置:> 教研之窗> 名校名師
          全國優秀小學教師先進事跡材料 黃墩全
          作者: 發布于:2013-9-23 10:09:36 點擊量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溫坪村地處谷城縣南河鎮大山深處,山環水繞,炊煙裊裊,狗吠雞鳴,似一幅水墨畫。19712月,溫坪村四組教學點迎來了一名新老師,他就是18歲的黃敦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黃墩全和他的學生

          這個教學點只有16個孩子,最小的6歲,最大的僅比黃敦全小1歲。

          課堂設在一戶農家的堂屋里,課桌椅參差不齊,都是孩子們從自家搬來的。

          兩地跑教,他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

          溫坪村有個叫薄刀嶺的地方,1972年,這里的老師被推薦上了大學,一時缺少老師。薄刀嶺的群眾希望黃敦全來執教。

          一邊是溫坪村人的挽留,一邊是薄刀嶺百姓的期盼,黃敦全幾經思考決定,兩個教學點他同時承擔起來,隔日跑教。

          為了讓薄刀嶺的孩子有自己的學校,黃敦全帶領村民們砍來木棍,夾成籬笆,再糊上泥漿做成墻壁。就這樣,6根木棍撐起了一所學校。

          薄刀嶺距溫坪村四組有10多公里的山路,天氣好也要走1個多小時。兩地奔波,雞未打鳴他就得上路,晚上落腳歇息時天已黑。

          19736月的一天傍晚,黃敦全回薄刀嶺,樹叢中一條碗口粗的蛇竄到他的腳下。黃敦全急忙后仰,但腳底一滑,下滑了20多米后,他抓住一根樹枝,才撿回一條命。

          19749月,黃敦全返回溫坪時,大雨致山體滑坡。黃敦全蜷縮在石壁下,滾落的石頭將他的小腿砸得血肉模糊……

          山高水長,他買來駁船為學生擺渡

          粉水河,南河最大的支流,從溫坪穿村而過,寬約百米,兩岸山巒疊嶂,風光秀麗。然而,就是這條蜿蜒的小河,阻斷了山區孩子們求學的步伐。

          1976年,黃敦全調到溫坪小學,學生卻分居粉水河兩岸。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得部分學生總要過河上學。

          溫坪村原有一條接送學生的木船。由于年久失修,加之船工嫌錢太少,8年前,這條木船停擺。

          學生上學便成了問題,要么多繞幾公里的山路,要么天天請船接送。黃敦全決定:買船。

          20029月,妻子鄒慶菊拿出家里全部的存款,但只有1000多元。

          犯難之際,在武漢打工的女兒回到家中,拿出了當保姆攢下的2000多元交給了父親。

          200210月,黃敦買回了一條駁船。“坐穩了,開船了!”從此,無論晴天下雨,還是嚴寒酷暑,每天清晨和傍晚,黃敦全在粉水河畔擺渡的聲音在山間回響。

          2005612傍晚,黃敦全劃船駛到河中時,狂風刮過,烏云遮日。一聲響雷,暴雨傾盆,狂風掀巨浪,小船顛簸起來。黃敦全奮力揮動雙臂,小船艱難地前進,學生最終平安過河。

          自辦食堂,他讓學生吃上熱飯熱菜

          上學需要渡船,往返路程又太遠,大部分學生不便回家吃午飯,只好自帶伙食。

          一個叫龍雪的小姑娘,每天帶點饅頭或方便面。偶爾帶來白米飯,就著咸菜下飯?粗」媚锖屯瑢W們面黃肌瘦的樣子,黃敦全不是滋味。于是,他又辦起了“食堂”。

          教室旁,他搭起了爐灶,支起飯桌。辟出一塊菜地,種上了蔬菜。他每年喂養兩三頭豬,宰殺后腌成臘肉。清早起床,他到雞舍里撿雞蛋。多年來,他想盡一切辦法,用以改善學生伙食。

          溫坪村書記龍德仁算了一筆賬,黃敦全每頓飯只向每名學生收一元錢,每個月下來,至少要貼進300元。

          墊付學費,他不忍孩子輟學當文盲

          被大山環繞的溫坪村,雖有一山好水,但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,山民卻非常貧窮,許多家庭付不起學費。

          1993年春,村民張振強的大兒子到了上學的年齡,他來到黃敦全的辦公室:“我實在拿不出錢,您能不能先收下我兒子?”“錢我先墊著,書照樣發給他,課照樣讓他上,還有什么比孩子上學更重要的呢?”黃敦全說。

          1995年和1997年,張振強又把二兒子和三兒子送到了溫坪村小學,依然沒有交學費。

          溫坪中心小學徐校長介紹,黃敦全早年執教的時候,就經常資助學生。他對家長的口頭禪是“只要你同意孩子上學,學費我來想辦法。”

          然而,讓黃敦全老師愧疚的是,女兒因為沒錢讀書,初中剛讀幾天就輟學了。

          放棄高薪,他是舍不得離開孩子們

          黃敦全曾有5次推薦上大學的機會,但家長們聽說后,請求他留下來,他一次次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。“每次離開一個教學點,看著孩子們一邊扯著我的衣角,一邊哭。”黃敦全說他也哭了,也舍不得離開他的學生。

          村里曾提議讓黃敦全當村支書,他最終推辭了,他同樣是舍不得學生,舍不得三尺講臺。

          去年,黃敦全的親戚在海南幫他找了一份月收入5000元的工作,黃敦全謝絕了。因為村里與他說好了,退休后返聘回學校,再教孩子們兩年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"鄂北師魂"黃敦全逝世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20101227下午257分,受人尊敬的“鄂北師魂”黃敦全,因病逝世在谷城南河溫坪家中,享年57歲。

          25日下午,他拉著二胡回憶教書歲月時,一頭栽倒在床上,從此昏迷不醒。

          受病痛煎熬200多天后,昨天下午,這位名師因病重在溫坪家中離世。

          冬日的陽光灑在粉水河上,耀眼的煙花沖天而起。聞聽噩耗的鄉親趕到黃家奔喪,個個悲痛不已,淚流滿面。

          昨日下午5時許,在該縣教育局的組織下,8個漢子將黃敦全的遺體抬上渡船。劃到河對岸后,他們將遺體抬上殯葬車。

          汽車駛過,村民點燃爆竹。過往車輛紛紛停車讓行,鳴笛致哀。

          汽車駛進溫坪鎮蘇區村時,路旁一位老者再也忍不住悲傷,她哭泣道:“敦全,你走得太早了,今年7月看你的時候,你還說等病好了,就重回講臺……”

          下午6時許,殯葬車駛進谷城縣殯儀館。

          紅燭照耀下,照片上的黃敦全笑得安詳,看著每個與他告別的人。

          縣教育局局長胡克峰、南河鎮及溫坪村的負責人來了,村民來了,同事來了,遠在外地的親友回來了……凄婉的哀樂中,人們淚雨紛飛,深情跪叩。

          19712月參加教育工作以來,黃敦全一直在南河鎮溫坪村多個環境艱苦的村小學、教學點工作。

          39年來,黃敦全扎根山鄉,傾心教育,淡泊名利,堅守清貧,用自己的青春、汗水、智慧和人格,向人們展示了一名優秀山林教師的良好形象。

          近些年來,黃敦全先后獲得了“第二屆襄陽十大教育人物”“全國優秀教師”等榮譽,是谷城縣、襄陽市教育界的代表性人物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日本强奸乱伦视频在线播放,中文字幕乱码电影在线观看,欧美变态亚洲另类不卡a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